总之就是那样莫名其妙的开始

不管它会有怎样的结局。

各种各样的昵称

令关系变成一团糟乱的麻

理了还乱

无论是哪个昵称

哪种关系

都不忍拒绝,不想失去

犹如迷路的叶儿

没有任何方向

没有任何思路

到哪儿,就是哪儿

曾经以为会一直这样乱七八糟的混下去。

文字就是那么一把锋利的剪刀

一个“喀嚓”剪下

无论乱与不乱

一切,都必须得断。

戳破了那一个个

在空中的泡泡

那些毫无根据的遐想

那些美丽而又脆弱的小东西

断了。

就是无法再接上了。

就是无论你再怎么绞尽脑汁用尽力气

都无法让它再次想从前一样接上了。

就算是接上了

它也不再是一条顺下的了

在那中间

永远都会有个结

而这个结

永远无法穿过时间的针孔

诺言,真是美丽

可是,大凡美丽的蘑菇

似乎都不能吃

美丽的蜘蛛

似乎都带着致命的剧毒。

或许,注定

它们就只能被人们欣赏

那些可望而又不可及的东西

还真能将人折磨得无法想象呀

当看清那是两条平行时

谁还会痴妄地去试图寻找交点呢?

傻子罢

雪,为寒而生。

在那依旧冰冷的世界里,雪,又怎么会流泪呢。

也罢

只能对着这堆无厘头的乱

说声再见……

不,是永别。

遇,是缘。

是巧。

是街头擦肩的偶然。

没有转身。

没有对视。

遇,不是见。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