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国家以关系为王。所以我们中国人在解决问题时喜欢把所有的智慧放在处理关系上,而不是放在事情根本的本身问题上,所以在这样的价值观里,很长时间内我们为了处理关系耗费了巨大的国民精力,因此我们损失了巨大的解决事情本身的本质能力。

我们对内这样,对外仍然这样,这已经是扎根于我们民族骨子里的观念。所以,我们经常苦苦的耗费精力与金钱去维护关系,而舍弃了苦苦专研的精神。

我们利用善于交关系的长处,可以获得贸易,获得核心的技术,这是一种智慧。

只是在这个世界相连越来越紧密的今天,我们必须融入到里面遵守世界普及的游戏规则,才能更好的发展。

无论人还是国之间的交往,无非就是利益关系,以利相交,无利则散。

但如果总背道而驰,无准确的现实感,成为世界中的异类,就很难再次崛起伟大。

维护关系与遵守游戏规则这两者并不冲突,反而相铺相成,因为维护关系与遵守游戏规则都是为了利益,但就怕你利用职位之便维护了不该维护的利益,利益背后的主体越过了法律。

而法规的制定者且监管者违法,是永远不可能自己审判自己。在我们民族的观念里,只要关系铁,合作的时候就可以不遵守游戏规则,诚信与否没有放在首位,重要的是关系铁就是一切成交。

这些观念经过世世代代的传送于上千年的文化熏陶,导致我们现在上上下下都知道如何运作这么一套系统,在几千年文化的熏陶下,成为了我们民族入世的一项必备技能。

而现在世界的普世价值观与我们所普及的价值观是不同的,并且这个世界不会停滞不前,更不会倒退,只有前进是唯一方向,向着更加文明去变化。

而必须做出改变才能更新文明,所以,越古老,究竟是越陈腐,还是越沦陷?越执着于骄傲的过去,是越自由独立,还是越集体无意识?

执着于文明的古老,不会有未来,只是禁锢了未来的一切可能性。

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可是如果90%以上的社会系统与我们的系统不相同,那我们就会被看做是“异类”。我们不能指望人家一直来包容我们这个“异类”,而是遵守普世的游戏规则去合作,去共赢。

这是唯一能够做的,否则你只能去对抗,可是你连这个世界三分之一的力量都达不到,对抗下去的结果很大概率是不成功的。

并且即便你使用各种手段,耗费巨大财力与精力成功了,你的价值观渗透进了整个世界的系统,如果人类的命运就此变得越来越好,可以说你是成功了。

可如果因为你的渗透,所谓近墨者黑,你成为了墨水,就把所有跟你同一阶层的人变成墨水,人类的命运反而开始急剧恶化,整个人类文明开始倒退,你就成为了人类的最大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