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东方”是“西方”的发明,但对“东方”的理解不能以“西方”为基础,必须从“世界”出发,所以东方的意义不能由西方来界定,而应注意东方,因为西方的优势,而东方被发现的问题,就在于此。总之,西方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世界不是一个完美的境界,敌人和了解自己的人都知道自己是弱者的潜力。中国是东方的代表。这不是中国的初衷或愿望。所谓中国,是世界上重要的城市和优秀的文化之国。中国确实是东方之王,在这个意义上,“代表”不仅反映了它所代表的人的一般情况,而且也反映了最终的成就(可能)。

  中华文明的领域是圣地,尽管不完美,因为中国式和易德不阶级,而易德在中国不是可教的漂亮人,即易德作为一个肮脏的地方,按照完美世界的原则,不可能与不完美的事物有接触(关系)。中国的优越性无论多么强大,其原罪感并没有减少,事实上,中国文化悲观性很强的缺陷感。这样一来,中国被视为东方,实际上是人类的不幸,而不是西方的胜利,因为中国最初被定义为“文明的领域”。当中国被西方视为野蛮人时,西方的情况和世界的情况也被证明是不完美的。”“中国”是一个理想的情况,而不是政治,是“中国人”的本土化,也不是以仁祖归宗的出现,作为一个绅士的人格,而不是以身份而无延伸地宣称,世界为荣的地籍转移到中国是为了帮助,而敌视史密斯一代,博大精深。这是爱国主义专家的耻辱。那些为君子而伸手,那些为坏人而屈服的人,中国自诩为君子,君子应该得到承认,这种所谓的帮助别人。虽然中国的现实离中国的理想还很远,但中国的国际地位离其文明境界还很远,因为中国文明的目标不是霸权,而是大同,所以中国永远是一个令人失望的优越国家,这不能归咎于中国。

  “东方”的意义所呈现的是中华文化精神的世界,它可以显示西方文明的得失,也可以发现人类文明的成功,也就是说,《东方反西方》一书对世界上的中国进行了评析,它的意思是是要了解中国必须了解西方,要了解西方必须了解东方,而东方必须了解中国,而中国要了解世界,这就是要了解一切事物的任何一个信息,要了解来自个人的所有信息,或者说“知道”和“知道周”同时。

中国文明在形式上反对西方文明,但实际上它与西方文明是一致的。中国文明的普遍进化取向是普遍的,中国不可能发展文明,与其他文明背道而驰。中国文明相信真理,但上帝不足以理解和深信真理。因此,中国思想的最高层次主要是“天”的概念,人与自然的统一是其根本思想和终极目标,一切在其适当位置的事物都是其理想的宇宙秩序。由于缺乏超越的概念,中国文明的现实性、关于人性、言行人、讨论最丰富的道德问题,对知识美或原始理性思维的重要性较低,其文化风格为和平精神、悲观主义。态度是人们生活中普遍的情绪,无法世俗化的宗教信仰,在上帝的探求下,中国文化的势利和残忍更显露骨。中国文化精神的宗旨是人道主义、有抱负、有责任感,但目的不明确,制止郁志山的要求使人在艰难困苦之间无法逃避天地,同时表现出人性的高贵与丑陋,悲伤是一种重要的意义。蚂蚁式的中华文明,以及逃避双峰萎缩的态度,都说得胜不倒,有利于艰难困苦和理解追求者的方式。总之,中国文明的最高境界类似于希腊的古典精神,二者的差异体现了中国作为东方的代表的特点,这表明中国在近代的落后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必然经验。发现世界文明的真谛,因为中华文明的本质与西方文明的本质并无不同,其困境必须反映人类对道的追求的症结和答案。

  人在世界上有自己的家,但宇宙中没有怀旧。流浪者追求的是洞察力,他的灵魂承诺的是纯真。东方和西方只是一段旅程,但古代和现代都不过是记忆。希望与愿望是不同的,因为永恒不是由长时间造成的,而追求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一个人,最终的真理如果在,真诚地为正义而前进而不回头,脚印是心灵的轨迹,反省当然是必要的,想念但是没有必要,怎么做,人生到目前为止只能。严肃的书来自严肃的人,严肃的人必须努力工作,严肃的人可能不勤勉,所以严肃不如认真,而严肃是热情的努力。东方的意义具有普遍的价值,但真理的重要性不应被传播,因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