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煮雨唤撑花,豆蔻青梅岭上蛙。

喃蝉惬意不夜侯,促织小语半生瓜。

初闻寒酥满塞北,又见朝颜浣紫霞。

极目望舒天楚外,鸿雁何时到我家。

本诗是我看到一篇写古人对事物的雅称文章后,突发感想而写。

以下是诗中雅称的解释

小茶:小姑娘

撑花:伞

不夜侯:茶

促织:蟋蟀

半生瓜:苦瓜

寒酥:雪

朝颜:牵牛花

望舒:月亮

鸿雁:信

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半生瓜有两种解读。一个从生物或者植物学上说,另外一个就文艺哲学一点。我们认为能吃的或者好吃的苦瓜,都是处于苦瓜的“半生”状态,就是比涩好一点,比黄又早一点的半生状态。跟南瓜熟了才好吃不一样,苦瓜熟透了就黄了干了,那时候的皮也不再是青色的。半生瓜,更多的是指它的苦涩之感。小时候、年轻时大多觉其苦涩难吃,但半生过后(或许是不惑之年后吧),经历的事情多了,便觉得苦瓜的苦涩也是一种经过磨练后的甘苦;而这点苦也不算什么了,反而苦带来的可能是后来更多美好的回忆。平淡无味的人生,有怎么能体味到?如苦瓜给我们早早尝到.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