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然则中华之地有限,美帝之欲无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中兴残躯尚遗南岸,而今屠刀又至,且问华为,此去欲何?

分类: 文章